千时侨友网
 侨友网 > 最新文章 > 张柳昆:狩猎野鹿

张柳昆:狩猎野鹿

      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印尼,我居住在苏门答腊亚齐,一个人口不到一万人 的山区小镇——塘塞 (丁西)/ Tangse。这里有一个约100平方米的小市场。在肉摊档,有时会有鹿肉卖,一般在印尼的其它市场,是极少见的。这里没有人养殖家鹿,市场卖的是野生山鹿。市场不是经常有鹿肉卖的,一个月大约只有两、三天有摆卖,原因是不容易捕猎。鹿肉好吃,味道类似黄牛肉,肉质比黄牛肉更细滑,且无膻味。一旦有鹿肉卖,我家都会多买些,用来制作印尼风味(元荽香味)的鹿肉干dendeng。印尼人则喜欢烹饪成巴东鹿肉,味道胜过巴东牛肉。

      这个镇四周,崇山峻岭连绵,被热带雨林所覆盖,虎、象、犀牛、野牛、野猪、野鹿、黄猄、和猕猴等野生动物活跃于林中。俗话道,靠山吃山,近水吃水。一些本地印尼人就把狩猎当成找钱的手段之一。在那个年代,整个印尼社会还没有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政府也没有相应的法律。而在印尼亚齐地区,当时400多万的人口中,信奉伊斯兰教的人占了98%。伊斯兰教在饮食方面,有很多忌讳,这无疑对保护野生动物起到很大作用。伊斯兰教徒除了猪肉不能吃外,还有虎、狮、豹、狗、鹰、鳄鱼、蛇等本身食肉的兽、禽、两栖类、爬行动物等禁止吃。还有,大象、猴子被认为具有灵性的动物,不能随意伤害它们,更不能吃它们的肉。而像野牛、野羊、野鹿、黄猄等草食动物的肉是可以吃的。犀牛,主要分布在印尼苏门答腊岛上,而亚齐就在这个岛上。犀牛因其药用价值高,几十年来被大量捕杀,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总面积47万多平方公里宽的苏门答腊岛上,只剩下不到100头犀牛,难于再猎到,人们逐渐地放弃了对犀牛的捕猎。

       当地印尼人经常狩猎的野生动物有野鹿、黄猄和野牛,而狩猎的首选是野鹿。野牛是群体活动的动物,嗅觉和听觉极为灵敏,性情凶猛,稍不慎恐被其伤害,极少人敢于去捕猎。野鹿,生活于森林边沿或灌木林草山,离水源近,草丰叶嫩之地。野鹿性情温顺,善奔跑跳跃,胆小易惊。一般白天栖息,早晨、黄昏觅食、饮水和活动。以防凶猛动物袭击,总是群体活动。受惊,遇敌害时,飞奔撤离。因野鹿不具攻击性,人们就把野鹿当作捕猎的主要目标。野鹿虽温顺,视觉稍差,但嗅觉听觉灵敏,要狩猎到野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平均一个月能捕猎到两、三头就很不错了,所以,市场里的鹿肉不是经常能买到的。

       这个镇驻扎了一个连编制的由巨港调防来的印尼政府军。我家距军营约500多米,开了一间咖啡店,“近水楼台先得月”,许多印尼军人,都喜欢到我家店里喝咖啡吃点心,一来二去我们都与军人们混熟了。

       军人们为了改善伙食,常利用业余时间上山打猎,主要是捕猎野鹿。有一次,他们捕获到一头怀胎的母鹿。他们知道,华人眼里,鹿胎是一种补品、药物,是相当珍贵的,于是把鹿胎卖给我家。我家人把鹿胎配上中药浸酒,釀制鹿胎酒。

       那时,我11岁,学校放假时,我从另一个镇回到这个小镇。因家人与印尼驻军很相熟,我常到军营去闲逛,看军人进行军事训练,或到伙房去看他们宰杀牛、羊或野鹿。

军人中有一位名叫德威(Dewi) 的排长,年纪30多岁,是印尼爪哇人。他很喜欢华人的小孩。他教我印尼文、印尼歌,还跟我玩扑克游戏。他保养手枪时,我全神贯注地看他把手枪拆开、擦拭,再装回。他把手枪递给我,叫我试握一下,我接过手枪,感到很沉,用双手举起朝窗外瞄了瞄。据他的部下说,德威枪法很准,连长常叫他带几个人去狩猎,改善伙食。对于野兔、山鸡、野鸭等小动物,他不感兴趣,因不能满足全连的伙食,他们要捕猎的是大动物,比如野鹿、野牛等。

       有一次,我听说,德威近期要上山去打猎。我很想去看他们是怎样狩猎的,就要求德威带我去。他吓唬我说:“山上有很多老虎,会吃人,你不怕吗?”我说:“你们有枪,我不怕!”最终他还是答应带我去,但他说,要我母亲同意才能去。当他到我店里喝咖啡时,征得了我母亲的同意。

       打猎的日子很快来到了。德威决定下半夜凌晨4点就出发,目的地是在距军营约3公里远的,一个水潭附近的乔木林与灌木林交界的地方。出发前,德威向各位“猎手”,再次交代狩猎要求:洗净身体的味道;下准用香皂;穿无汗味的衣服;洗澡后直至执行任务过程中不准吸烟;不准吃异味重的食物;不准抹驱风油、万金油;为避蚊虫,要穿长衣、长裤,还要穿袜和运动鞋。这个狩猎组共5人(不含我),个个都是神枪手。当晚,我就在军营里德威房里的一个空床上睡觉。凌晨约3点多钟,德威叫醒我。大家到伙房胡乱吃了些白粥。他们各人扛起步枪,出发了。我跟在他们后面。

       凌晨4点,我们行走在前往狩猎目的地的路上。四周一片漆黑,无半点月色。山区夜晚气温20多度,有些寒凉,这种气候,对于生怕流汗产生体味的我们,非常有利。德威反复强调,慢慢走,避免流汗,反正5点多之前到达,就不误事。一个多小时走3公里的路程,等于散步,天气又凉爽,当然不会出汗。清晨5点多钟,天色已蒙蒙亮,我们到达了预定的地点——乔木与灌木林交界处。灌木林是一个斜坡地,坡下有一泓约一个篮球场大的水潭。我们分开钻进密林里,拉开距离蹲下,荫蔽起来。我身后有棵大树,我坐在露出地面的树根上。我眼前有一丛山葵,透过叶间缝隙,目不转睛地朝灌木林方向张望。

       来之前,我问德威,为什么要在早晨天快亮时才去捕猎野鹿?他说,这时候是野鹿出来觅食、找水喝的时候。哦,的确这里正是树叶青、草嫩绿的时节,又靠近水潭,正适合野鹿活动之地。三个月前,他们就曾在这里猎获一头野鹿。

       大家蹲着坐着,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张望的半小时里,不能动弹,任由蚊虫叮咬,强忍痛痒。那个年代,这个地区叛军活动猖獗,这些军人常钻山巡逻,已适应山上艰苦的环境。而我初次置身这境地,感觉相当难受。原认为“打猎好玩”的念头,逐渐被现实打消了。

       天色渐亮,眼前笼罩着纱帐似的薄雾。突然,距离我们约100米的前方,一只动物奔跑着窜入灌木林。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这动物倒下了。大家不由分说,奔向猎物。我高兴极了,大喊,是一头鹿,并用手去摸它,还热呼呼的。德威朝我大笑说:“哪里是鹿,是黄猄!”德威解释说,开枪前,他已断定是黄猄,因为只有单独一只,肯定不是鹿。如果是野鹿就有一群,因野鹿是群体活动的,黄猄的习性是独来独往。德威把黄猄用手提起,掂掂重量,认为顶多20多公斤,只够驻军们一顿的肉食。要是一头大野鹿,最少都有50多公斤重,足够军人们吃一天的。猎不到野鹿,大家都很扫兴。然而,只要有收获,没空手回,连长也不会责怪的,这样一想,大家心情也平静了。

       东边的天空涂上了艳丽的橙色,红日欲出。大家轮流扛着猎物,迈着阔步,走在回家的路上。德威边走边问我,打猎好玩吗?我说,我能近距离听枪声,感到很振奋。而且佩服他们枪法准,又能吃苦。

       这一次,使我实实在在体验了狩猎的艰辛。平时,在市场看到鹿肉价格比牛肉贵一、两倍,心里有所埋怨。亲历狩猎后,才知道,鹿肉来之不易,物有所值,鹿肉就应该比牛肉贵。

印尼亚齐山上的野鹿

印尼亚齐山上的野鹿在喝水

印尼亚齐森林里的黄猄

印尼亚齐森林里的黄猄

印尼亚齐森林里的黄猄

Posted @ 2021/7/18 5:47:00  阅读( 109)  评论( 0)  
最新更新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公司名片
千时侨友网
所属行业:其他类未包括的社会服务业
联系电话
传真号码:QQ:473575322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
公司网址
电子邮件hasan9645@163.com
经营范围:为基层侨友提供网络交流,把各散东西的侨友们相聚虚似空间,追寻青少年时光,成为侨友的心灵家园。
个人简介
日期控件
文章搜索
聚合索引
评论排行榜
点击排行榜
产品系列

 广州市千时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83492号

  联系方式 QQ: 473575322    EMAIL:hasan964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