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时侨友网
 侨友网 > 农场掠影 > 黄观生散文:兴隆·路

题记:路是那么的平凡,那么的常见,走过的路始终是难于忘记的......

       路!啊!路!海南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有许多大大小小的路。

       太阳河畔西岸,农场场部那条通往号称兴隆“西部利亚”山区,通往玻璃湾,通往我那青少年时期居住过的家的,2O多公里长的,崎岖的山路,老在俺梦中浮现。

       哎!至打4岁回国后起,妈妈就背着俺就走这条路。长大点儿了就自己走,也不知走过多少个九九八十一回了。去场部吃个包、吃个冰棍、扯块布、买个扭扣、电筒、鸡蛋、米糠、买斤肉,理个发、照个相,读初中、高中放假回家得走这条路,来回4O多公里,风里走,雨里行,没有单车,没车可乘,全靠两条营养不良的腿,一双老开线老掉牙的劳动鞋。上坡又下坡,转左又转右,每次走,每次总觉得这路太长太远,总不到家不到头,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走得人两腿哆嗦,汗流浃背。由于山区的路陡峭、急弯多,在二管区二渡桥、十一队路口、石拦门水电路常常见到骑看自行车摔的血淋淋倒的人。

      有时为走捷径,到了一个叫沙田的地方还常常走沙田西面约两公里长,仅一人可行的稻田埂路,像走钢丝绳似的,碰上下雨时,泥巴加水,田埂便是湿淋淋烂巴巴的,走在其中,险像环生。前几年,俺还想着重走这条田埂路,向俺侄子打听,俺侄说,稻田早没了啰!没了稻田路呀自然也就没了。

       虽然至2O岁起俺离开农场到外地求学、工作和生活,但每年回乡省亲,及至清明节俺还走这通往山区的路,因为俺老母亲老父亲的魂在这条路通往的大山橡胶园里。

       哎!通往山里的路呀!闭着眼俺也能把它走完,爬俺也能爬回去。长长的山路呀!都走了五、六十年啦!它可是看着吾长大和变老的见证呀!总也走不厌,总有一种相思的情怀。

       如今值得高兴的是,这条路它变了,变的直、平、短、宽、靓了,不再崎岖不再弯弯绕了,以前走一趟约需2小时,现在大至数十分钟就到了,而且还通了公共汽车,山里路上多了景点和景致,漂亮的候车亭、牌仿、驿站等,山路两旁树青青來草青青,花红水绿。来来往往的不仅是山里居住的兴隆新老侨民,侨子侨孙,还有众多的来自它乡远方的客游人。多了来来往往的漂亮的私家小车,这山路都成了一道风景线了!多年前俺亲自驾车载着俺老姐直奔玻璃湾,一路青山一路春风,那叫一个爽!

       上世纪六、七、八十年代,这条山区公路的繁忙不亚于牛漏至合口大桥的国防公路。海口、万宁的海南车和农场的汽车每日不断地进进出出拉着木材和柴木。八九岁的时候,每当放学回家的路上,小小的俺曾经戴着红领巾,挎着小书包 ,跟着汽车追呀追,跑着跑着回家,全然不知疲卷。

       说起这兴隆这山路, 最让人惊艳的是从十五队牌仿直奔凤凰山顶,三合水库,又开至小南林山下的山路,这可谓是兴隆最高的路,是“天路”了呀!两年前俺侄儿载着俺开车上了一回“天路",车在林海中行,树儿风儿迎,鸟 儿鸣,居高临下,群山耸翠,天仙一般,别有一番滋味。

       四十多年前,在俺居住的十一队俺家厨房后山的山坡上也有两条通往二渡桥,和通往新坡的细小、细长、崎岖的山路,它比走正常的大路约减少三分之二的时间。也是这两条路俺过往上工、背柴火和茅草、割猪草也走这两条路,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回了,不知今可否还有路。在十一队还有一条经咖啡谷通往河对面南林农场的小路,儿时也常常晚上走小路和涉河趟水去一个叫大翁队的看电影。12、13、14岁时,为了寻找野味吃,俺还独自去钻山坡上的芒草灌木从去找山鸡走的路走,去抓山鸡呢 !

      再说说兴隆太阳河东岸的商旅游片区上的路,同样平了、直了、宽了、靓,水泥马路四通八达,通往石梅湾、橄榄山庄、神州火车站的水泥路,椰林、绿树、鲜花,舒适宽畅,行至其间,令人心旷神怡。嘿!这街市马路还破天荒的装起了红绿灯,有了路名,路标,且车来车往的,好是热闹。一些早年熟悉的路,已然全无。而始建于2O12年,规划总长百三八公里长,己建成4O多公里的国家绿道,但见椰树、林木、花儿、热带花园、海风与侨乡风情驿站、村落相得益彰,且树木成林,绿草茵茵,郁郁葱葱,春意盎然,绿色的长龙蜿蜒盘转,鸟语花香蜜蝶缠绵,人在如诗如画的绿河中“放牧",犹如醉在人间。这条公路绿道可以堪称是海南岛最美的乡村公路了。让在大城市里居住的人也爱慕妒忌呀。

       而旧时被冠以“国防公路”,横穿兴隆数公里长的泥沙等级公路数十年几经改造,也变的愈来愈宽,愈来愈靓啦!不过,当年万宁县公路局道交班用老牛拉着沉重的刮沙车在黄土路上定时行走,尘土飞扬,慢呑吞的景像则依稀如昨。记得当年在兴隆中学读书时与同学"阿拐"数十次拉着牛车在这条公路上到香茅粮油加工厂为兴中食堂拉煮饭的柴火(米糠壳),人座在高高的麻袋上,旁边汽车呼潇而过,挺惊险的。也是在这条公路上,当年和数百名同学排队热烈欢迎西哈努克亲王的到来,从末见过外国人和一国首脑的俺可算是开眼见了。嘿!这条最熟悉不过的公路,在兴中读书四年,每月在公路上走,清晨在公路上晨跑,穿马路对面的胡椒山、菜地劳动,到农学院师部看打球,到场部购物,都走这条公路。而公路上每日货车 、客车 、军车穿流不息,南来北往的,对于是时从未出过远门未见过世面的俺来说,在俺的心中,这条公路可是通往世界的大道呀!不免也想着何时俺也能从这条公路走出去。

       农场场部机关及职工居住区和商业区的街区马路也清一色的建起水泥路,且错落有致,从横交错,有路标,有路灯,与楼宇相得益彰,干净,整洁。

       说起旧时兴隆的路也挺有意思的,河西的路尽是黄硬粘质土,下起雨来黄巴巴的,也特黏脚。河东的路大多是灰白沙质土,走在上面软绵绵的,赤脚走在地上也特舒服。骑自行车走在路上,像划一艘摇摆的船儿。这兴隆同属一地,土地却西东有别,这自然形成的景像挺独特的。

       哎!河西河东两片区的路俺除少部分生产队的路未走过,基本走过了。这走着走着,俺就长大啦!走着走着俺又离开此地啦!

       遗憾的是至离开农场后,一些路业已4O多年末光顾过啦!留下的只是永远的印记。小时候就知悉通往铜铁岭和部队哨所的路也很美,那里的山也是有故事的,俺这个从小在河西居住的人一直想走走看看,可惜数十年来总在俺的梦幻中。欣喜的是,此后俺走的路走的可是更远更长了,都垮出琼州海峡了。

       综观兴隆农场公路道路网建设的变化,让俺这个少小离家老大回的老兴隆人不免有如:“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 开“的感觉。兴隆路的变化简直太大啦,让我这个自小在兴隆长大的老兴隆人也迷了路啦!

       有路必有福,有路必有胜。世上本无路,自然路是人开人走的,人走多了就是路。这兴隆路的变迁亦召示着经济和时代的脱变,和农场建设者不可磨灭的功绩啊!看着兴隆一条条水泥路、柏油路,一条条平坦、笔直、宽阔的路,可以见得,农场和旅游经济区决策者们在路网建设上是肯得花巨资,以及足智多谋,大智若愚,是为侨民办实事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数百里路云和月。高中毕业回生产队劳作时,曾听首两批从马来西亚归国的老侨工黄伯聊起,当年他们是拿着“巴郎刀”、锄头、畚箕、手推车,风雨兼程,披荆斩棘,逢山开山,遇水架桥,自带干粮,吃萝卜干,睡草棚,一里一里把路一一筑起来的。建好一个生产队又继续掘路往前推进,就这样从场部一直筑路到石拦门电站、十五队、十一队、牛古田、新坡、大水、玻璃湾、小南林、大南林的。

       路是那么平凡,也是最常见的,一段路就是一段历史。有路就有希望就有未来,无路万事旨空。有路的兴隆,才有兴隆的繁荣兴隆。咱,咱们还真不能忘记,应该致敬那些从荆棘中荒山中开辟出道路的人啊!

       掘路筑路走路是辛苦的。兴隆华侨农场的发展,以及每个侨民的人生,自已的路何尝不是如此,它也必须是自已筑自已走的,路走多了不可怕,走路流汗不可怕,路走弯一点不可怕,路上跌倒不可怕,只要有发展和人生的目标,相信自已,勤奋、努力、坚韧不拔,有一颗火热的生活之心,有精神头,这路也会变直,这目地也一定能达到,你我也会成风景的,风景就是你我。而世界也会给那些心中有远见有目标的人让路的。

(本文图片取之网络 )

Posted @ 2019/6/17 19:48:55  阅读( 722)  评论( 0)  
最新更新
  • 黄观生:兴隆·我家·我故乡
  • 黄观生散文:兴隆·路
  • 黄观生: 老家生产队那片粽叶坡
  • 黄观生: 兴隆·醉美咖啡
  • 黄观生:兴隆侨乡晨曲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公司名片
    千时侨友网
    所属行业:其他类未包括的社会服务业
    联系电话
    传真号码:QQ:473575322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
    公司网址
    电子邮件hasan9645@163.com
    经营范围:为基层侨友提供网络交流,把各散东西的侨友们相聚虚似空间,追寻青少年时光,成为侨友的心灵家园。
    个人简介
    日期控件
    文章搜索
    聚合索引
    产品系列

     广州市千时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83492号

      联系方式 QQ: 473575322    EMAIL:hasan9645@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