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时侨友网
 侨友网 > 最新文章 > 黄观生散文:母亲· 粮票和我的故事

黄观生散文:母亲· 粮票和我的故事

       生我养我的母亲离开我近三十多年了。我与母亲有许许多多的故事,母亲为我积攒粮票的故事最是让我终生难忘的。

       上世纪五十年代未,我们一家被国家安排在海南岛的一个华侨农场。是时实行的是计划经济,布、猪肉是凭票供应的,糖、火柴、煤油、牙膏、洗衣皂等都是凭票供应的,粮食那是更不用说了,每人按月分配,大人36斤,小孩24斤,这对在山区劳动的农工和长身体的孩子来说根本不够食,那时的我长的头大脚轻的,个子又小,像个长不大的猴子,又常常犯病。母亲心痛,左邻右舍的说,你那孩子营养不良啊!别饿着孩子了。

       以后每天总见母亲吃半碗饭就说饱了,对我们兄弟姐妹们说,你们吃,她还有活干。每月总见母亲流着泪水上邻居家借粮,为弥补粮的不足,又在山边山沟地里种了点红薯、木薯,这样我们兄弟姐妹才基本没有被饿着。

       母亲积攒粮票是至从我离开家搬到场部中学寄读时,母亲给我的粮票就常常比其它人多。那时的我稍为懂点事了,知道母亲是自己省吃换来的,我不愿意多要母亲给的粮票。母亲不高兴地说;“拿着,吃饱一点,不要饿坏了,不要饿坏了!”。

       以后每次从学校回到家,母亲总要问我够不够吃,吃的饱不饱?然后不管我要不要都会送给我好不容易才积攒下来的粮票,少则三五斤,多则七八斤。

       母亲是最慈祥最好的人。母亲给我省下大米积攒粮票的事一直坚持到我离开海南岛后的八十年代初才止,有时是托人捎带来,有时是随信寄来,这期间长达十多年。十多年来,母亲积攒给我的粮食和粮票到底有多少张?多少斤?我已确实无法计数了。但我知道至母亲从第一年起送我粮票后,我是基本再也没有饿着了,我是年年长大了,体壮了。

IMG_7401.JPG

       记得每次回家母亲看到我总要上下打量我一翻,每次看到我长胖了长高了点,母亲就会露出许些的徽笑。而母亲自己则一年比一年的老了,瘦了……,

       那年,母亲去世时,在整理其遗物时,老人家保存下来的三十多张粮票还静静地藏在小铁皮箱子里,我湿泪了。

       如今每年的母亲忌日和“母亲节”,我就会想起长眼在海南岛茂密橡胶林里的母亲为我积攒粮票的事,想着母亲虽然没有给我留下任何财产,没有教我读书识字,只能供我吃饱穿暖,但她让我懂得怎么堂堂正正做人做事,自立坚强。母亲给我的已经足够了,只是我给母亲的太少了。想起母亲我就会流泪。

       粮票,上世纪特有的产物,也是无法忘却的时代记忆。

       母亲·粮票与我的故事,我一辈子沒忘记,也时常跟孩子说。

Posted @ 2022/5/2 7:18:56  阅读( 235)  评论( 3)  
最新更新
  • 黄观生散文:山花 · 野山花
  • 黄观生:话说记者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公司名片
    千时侨友网
    所属行业:其他类未包括的社会服务业
    联系电话
    传真号码:QQ:473575322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
    公司网址
    电子邮件hasan9645@163.com
    经营范围:为基层侨友提供网络交流,把各散东西的侨友们相聚虚似空间,追寻青少年时光,成为侨友的心灵家园。
    个人简介
    日期控件
    文章搜索
    聚合索引
    产品系列

     广州市千时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5083492号-1

      联系方式 QQ: 473575322    EMAIL:hasan9645@163.com